风翔之森

这是一只老秃鹫

不小心把爆炸箭定到了小乔头上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好像大红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猎人



猎人记不得过去,他所拥有的无非是重复。猎人记不起他有多少次跪倒在格曼面前,接受那所谓的“仁慈”,也不记得梦境里面的工坊又是第几次腾起大火,但无论他如何反抗,哪怕杀死那个来自月亮的骨架触手混蛋,他也只会再一次在尤瑟夫卡那张硬邦邦的病床上醒来,面前只有一张笔记,门外是那只残血的狼人。


弦绷太紧会“砰”的一下断掉,而一个人在重复的世界里走太久……只会变得熟练而卑鄙。


很难不去记住这个最开始由死亡探索出的世界的一切,它在一开始是那么绝望和可怖,但是当你能承受住更毒的殴打而不回到提灯,并且能更长久的挥舞你的武器之后,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。更别提当你拥有那些从地底那些肥胖的烧火棍挥舞者和长发尖叫...

临的,保管者

贴吧的委托

贴吧的委托

贴吧的互动

突发奇想

1 / 20

© 风翔之森 | Powered by LOFTER